淄博新聞網首頁- 讀報- 視頻- 新聞- 時評- 財經- 教育- 科技- 藝術- 房產- 吃喝玩樂- 汽車- 警界- 文學- 圖文- 推薦- 曝光- 專題- 小記者- 健康- 金融- 便民- 社區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國內
四川一對夫妻生養11個孩子:"存錢不如存人"
字號:     打印 2015-01-29 09:43:38 作者:

1月28日,留在家里的9個孩子在新建的磚房合影。何洪夫妻生養了11個孩子,最大的女兒剛滿18歲,已外出打工,最小的也是女兒,不滿4歲,據稱抱養給遠方親戚。
1月28日,留在家里的9個孩子在新建的磚房合影。何洪夫妻生養了11個孩子,最大的女兒剛滿18歲,已外出打工,最小的也是女兒,不滿4歲,據稱抱養給遠方親戚。


 

“存錢不如存人”— 何洪堅持這種想法近20年。如今,他開始覺得這是“一種錯誤”。

何洪是四川省遂寧市蓬南鎮三臺村村民,199年在上海打工時帶回一個安徽女人,組建家庭。此后,一個又一個孩子出現在這個家庭。至2012年7月當地政府給何洪妻子安環節育前,兩人已生養了11個孩子,被當地人稱為“超生游擊隊”。更令當地人不解的是,何洪并未繳納“超生罰款”,而且除了最后一個小孩給親戚抱養外,其他孩子都上了戶口。

諸多疑問背后,當地鎮政府講述著“工作的棘手”,鄉鄰毫不掩飾表達著“厭惡和排斥”,何洪與家人則感慨著“生活的孤獨”。

“黑暗的陷阱”

老二今年17歲,稱“姐姐刻意避開這里”,“過兩年我也想出去闖,我想改變命運”

衣衫單薄,頭發蓬松,滿面污漬,笑容把污漬撐開?吹接浾,何洪迎了上來,一群孩子跟在后面,打扮與其類似。

“叫老師。”何洪教他的孩子。

“老師。”孩子們異口同聲。

“算了,還是叫叔叔吧。”何洪始終保持著微笑。

聲音不再整齊,有的叫“叔叔”,有的仍叫著“老師”。

“叔叔這么遠來,把叔叔帶家里去坐坐。”話音未落,已有孩子順著田埂,朝家跑去。

何洪的家位于遂寧市蓬南鎮三臺村一棵大黃角樹下,一棟兩層青磚樓,門口和屋內都堆滿了衣服和雜物,碗筷、糧食、肥料等日用品夾雜其間。何洪說,這些大多都是撿來的廢品。一家人每天就在這些廢品間倒頭睡去,醒來就近隨便抓身衣服穿上。有當地村民表示,“他們的生活看起來亂七八糟。”

樓房兩旁是垮得只剩石墻的偏屋,有的用來養豬,有的用來做飯。晴天,廢品傘下的石灶尚能噴出火焰;到了雨天,一家人便只能吃著夾生飯或冷飯,睡覺的屋子也會積水淹腳。生人到訪,家中的3條狗叫個不停,兩只貓也偶爾“附和”。何洪一邊呵斥它們,一邊解釋:它們也是撿來的。

何洪夫妻就在這個屋子里生養了11個孩子。綜合夫妻倆的講述和家庭戶口簿資料,孩子是7女4男,包括2005年出生的一對龍鳳胎。最大的是女兒,剛滿18歲,已外出打工;最小的也是女兒,不滿4歲,抱養給遠方親戚;另外9個孩子如今都在家中生活,有4人在上學。這些孩子因為長期營養不良,都比同齡人瘦小。

老二何君徽是個男孩,今年17歲,已輟學兩年。他會熟絡地跟著父親招呼客人,并不斷拋出“反腐”、“找工作”等社會話題避免冷場,談吐間有超越同齡人的成熟。他描述,自己的家是“黑暗的陷阱”,生下來就困在這,找不到出路。“我姐姐就刻意避開這里,哪怕在外面租房子打工,也不想回來。”他頓了頓,嘆氣,接著講,“過兩年我也想出去闖,我想改變命運。”

老三何君蕓是個女孩,今年16歲,正念初二。她話少,常常躲開熱鬧,站到遠處。她說,自己成績不好,在學校常有同學嘲笑,希望未來能把成績搞好一點。

老四何君龍是個男孩,今年15歲,因與同學打架剛剛輟學。何洪說,老四出過車禍,腦子摔傷了,脾氣不好,也不會與人溝通。他多是陪著一起笑,講話咬字不清。

其他孩子均未懂事,在田野間追逐打鬧,也在廢品堆里翻著跟頭。

“存錢不如存人”

何洪解釋,“只要一個孩子出息了,一家人的命運就改變了,也能為國家多做貢獻”

這個家庭的故事可追溯到1995年。

在上海打工的何洪把安徽女人張杏子帶回家。那一年,何洪30歲,張杏子26歲。有村民反饋,張杏子患有間隙性精神病,是何洪從馬路邊撿回來的。何洪稱妻子患病是真,但并非撿回,而是在打工過程中相識相戀。張杏子自稱不知自己患病,只覺得偶爾頭痛,她也表示自己與何洪在打工中相識。

沒有擺酒,沒有領結婚證,兩人開始一起生活。1996年,大女兒出生。1998年,老二出生。1999年,老三落地。此后,家里的孩子越來越多。

何洪解釋,之所以生這么多,是想用孩子改變家庭命運。“存錢不如存人,多一個孩子就多一份希望,只要一個孩子出息了,再帶帶兄弟姐妹,一家人的命運就改變了,也能為國家多做貢獻。”

張杏子則覺得自己完全是被動的,“我們不是刻意要這么多娃兒,只是不懂避孕,懷上后就舍不得打掉,加上我老公是個赤腳醫生,每次都自己接生,然后就越來越多了”。

為什么何洪夫妻能生下這么多孩子?“我們窮,交不起罰款,他們也就不管”。當地村民則稱,主要因為當時何洪的大哥何學文任三臺村黨支部書記,講了情面。三臺村現任村主任唐朝才也如此認為。

“怎么可能!我對何洪比對誰都嚴厲。”何學文辯解稱,當年對何洪計生的失敗主要是他們夫妻不配合。“我那個兄弟媳婦有精神病,我兄弟又不講道理,好多次硬綁都沒效果,怕鬧出人命。后來他們娃娃生多了,把村里人都得罪了,別人想當然就怪到我頭上來,我也覺得委屈。”

蓬南鎮一名副鎮長針對此問題的回應與何學文類似,他表示這是個“歷史遺留問題”,當初計生部門做了大量工作,有幾次已經拉到醫院手術臺,何洪夫妻還是掙脫了。“那個女的是外省人,他們之前也沒領結婚證,我們下去查他們就躲,監控起來確實麻煩”。

“政府也相當頭痛”

鎮政府多名負責人稱“他動不動就拿縣領導來壓我們”,何洪則表示“很孤獨,沒人瞧得起我們”

“真的很不公平,他不但生了那么多,而且每個都上了戶口,一家人還吃著國家低保”。提起何洪與他的家庭,三臺村村民與相鄰的上灣村村民都很排斥。

何洪家的戶口簿顯示,除最后一個孩子外,其他孩子確實都有戶口。對此,當地村民和三臺村村主任唐朝才給不出答案,而何洪本人給出的回答又與蓬南鎮政府的講述截然不同。

何洪說,這些孩子的戶口都是臨近上學時跑到政府各個部門“求出來的”,“我交不起罰款,但去多了,他們也覺得可憐,就給上了”。

蓬南鎮政府一名副鎮長則講述,這些孩子的戶口是在前些年一起上的,“當時何洪終于同意老婆安環(節育),我們從以人為本出發,也就幫他辦了”。鎮政府材料顯示,張杏子2012年7月安環節育。何洪家的戶口簿登記日期則定格在2013年2月。

上戶口一事的“兩個版本”,只是這個家庭現實生活的一個縮影。

據村民講述,何洪時常教唆孩子到村民家中或地里偷東西,“只要他們看得眼熱,轉眼就沒了,所以村里人看到他們就關門”。南都記者采訪期間,村民見到何家孩子就關門或躲開的場景也有出現。

蓬南鎮上述副鎮長對此的描述與村民一致,他稱“政府也相當頭痛”。該副鎮長講述,何洪“很無賴”,隔三差五就到鎮政府要補貼,如不同意就到縣里信訪,“我們很多時候只能息事寧人”。來自蓬南鎮民政辦主任楊燕中的數據顯示,何洪一家2006年開始就有8人享受低保,每月共880元;2014年臨時救助2800元,2015年至今已救助500元;每到農忙時節,政府還幫其購買種子、肥料等;2014年3月縣民政局還撥款幫其新建房子。楊燕中說:“我們最初的預算是4 .6萬元,結果他不按規則,硬生生要了11萬元補貼。你不給,他就鬧,真是把政府給綁架了”。

蓬南鎮政府多名負責人表示,經常受到何洪的騷擾,“他動不動就拿縣領導來壓我們,說跟他們很熟”。

然而,何洪夫妻和孩子卻對自己的生活有另一種描述。針對村民的投訴,何洪形容是“扣的屎盆子”。“小孩子不懂事,到別人地里摘果子或玉米這種事確實有,但我從沒教唆他們,我還時常因此打他們。結果村里出了什么事都往我們身上推,都往我們身上罵”。何洪多個小孩也說,父母不讓他們去偷人家東西,餓了會去路邊摘野橘子吃。

 

何洪承認接受了政府的救助,但他不承認是自己“鬧的”,而是“一次次求來的”。對于新建房屋的款項,他稱是向政府借了3萬多元,其余的錢是向親戚朋友湊的。

“生活在這里真的很孤獨,沒有人瞧得起我們”,何洪說,好多次想舉家搬走,但走投無路。如今,他漸漸覺得當初“存錢不如存人”的想法是錯的,但到了這步田地,又只能硬著頭皮走下去。

一陣刺耳的哭聲打斷了何洪的講述— 老七和老五玩牌出現爭執,打起架來。何洪和老二趕緊跑去勸阻。此時,家里最小的孩子已倒在屋門口熟睡,其他孩子默默守在母親張杏子身邊。張杏子往灶里添著柴火,連說了兩句:

“這輩子命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責任編輯 朱濤

我來說兩句

魯ICP備 05024485 號 淄博報業傳媒集團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
潮州| 黄南| 灵宝| 库尔勒| 台山| 云南昆明| 张北| 茂名| 禹州| 保定| 百色| 衢州| 江门| 象山| 仙桃| 滁州| 驻马店| 安吉| 瓦房店| 漯河| 博罗| 鹰潭| 平潭| 保定| 天水| 保定| 博尔塔拉| 德州| 宜春| 武威| 赣州| 玉环| 阳春| 东台| 乌海| 长葛| 石嘴山| 东方| 新泰| 临猗| 秦皇岛| 株洲| 清徐| 鞍山| 南安| 鸡西| 黑河| 瓦房店| 醴陵| 临海| 桐城| 六安| 吉林长春| 三亚| 吕梁| 霍邱| 屯昌| 金华| 连云港| 塔城| 湘西| 甘肃兰州| 安顺| 绥化| 日喀则| 长垣| 和田| 双鸭山| 枣阳| 玉环| 信阳| 延安| 新泰| 博尔塔拉| 晋中| 雄安新区| 惠州| 六安| 浙江杭州| 驻马店| 萍乡| 大丰| 哈密| 瓦房店| 怒江| 凉山| 汝州| 嘉善| 金坛| 台南| 河池| 湖北武汉| 海东| 兴安盟| 高雄| 海南海口| 济源| 广安| 石狮| 双鸭山| 醴陵| 扬州| 榆林| 广西南宁| 平凉| 喀什| 荆州| 咸阳| 曹县| 慈溪| 项城| 大连| 日喀则| 昆山| 海南海口| 克孜勒苏| 柳州| 南京| 德州| 潜江| 曹县| 南阳| 赣州| 三沙| 迪庆| 澄迈| 晋城| 泰安| 正定| 黔东南| 盘锦| 瑞安| 海门| 宁波| 许昌| 乐山| 仁寿| 安吉| 白城| 泉州| 绵阳| 阿拉尔| 鹤壁| 巴中| 南阳| 廊坊| 金昌| 曲靖| 唐山| 正定| 河源| 聊城| 中卫| 荆州| 攀枝花| 福建福州| 汉中| 惠东| 喀什| 包头| 乌海| 灌南| 荆州| 天水| 锦州| 图木舒克| 绵阳| 三沙| 靖江| 遵义| 河源| 舟山| 库尔勒| 宿州| 三沙| 汕头| 乌海| 绥化| 泰兴| 阳江| 汕头| 宁德| 绥化| 长兴| 莆田| 潜江| 诸暨| 铜仁| 鹰潭| 沭阳| 云浮| 燕郊| 淮南| 济南| 铜川| 黄南| 承德| 盐城| 衢州| 昌吉| 吉林长春| 吴忠| 佛山| 大同| 黔西南| 公主岭| 锦州| 日喀则| 宁波| 惠州| 邢台| 清远| 漳州| 阿坝| 简阳| 吐鲁番| 枣阳| 云南昆明| 鄢陵| 滨州| 德清| 吐鲁番| 乌兰察布| 肥城| 青海西宁| 日照| 果洛| 三河| 菏泽| 桂林| 泰州| 通辽| 简阳| 蓬莱| 黔南| 澄迈| 鄢陵| 咸宁| 任丘| 广饶| 洛阳| 辽源| 溧阳| 延安| 海南海口| 汕头| 库尔勒| 永新| 文昌| 株洲| 呼伦贝尔| 蓬莱| 新乡| 四川成都| 阳泉| 随州| 姜堰| 昭通| 塔城| 阜新| 山南| 沛县| 保定| 五指山| 菏泽| 保山| 湖北武汉| 山西太原| 石嘴山| 沧州| 威海| 湖北武汉| 东方| 白银| 莱州| 南京| 香港香港| 新余| 晋中| 灌云| 运城| 永康| 乐平| 安吉| 宁波| 乐山| 天水| 扬中| 大庆| 芜湖| 兴化| 湖州| 贵港| 宁德| 自贡| 四平| 和田| 邹平| 东海| 金坛|